【超人水仙】Forged伪造(授权翻译)7-8

授权如图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309?view_adult=true

作者:Punk

分级:成人级(M)

警告:无

原作:超人前传(Smallville)

配对:克拉克 肯特/克拉克 肯特(男/男)

Summary:好像克拉克之前没有身份问题似的。

目前进度:8/10


7


他们又吵起来了。

克拉克能听到从他们卧室里传来的激烈耳语。

“我不喜欢那个冒牌货在附近晃悠,”他的父亲说,“谁知道他会不会在我们睡觉的时候杀死我们?”

“我们只需要相信他不会,相信他就是他说自己是的那个人。”

二重身和克拉克睡在同一个房间,这样能方便克拉克在明面上监视它,然而从许多方面来说,有它在身边令人感到挺欣慰的。二重身在地板上铺了一个睡袋,尽管它说它用不着睡觉。这些天它去了很多地方,大部分时间都用在救人上。它的确会回家,只在极少的情况下,那些时候他的父亲总喝太多的酒,母亲则急于用谈话填补沉默。

“但你还是没有给我一个信任它的理由。它很可能在对我们说谎!”

“如果它拥有克拉克的所有记忆,那它又怎会与克拉克有半点不同?“

月光从窗户倾泻而下,克拉克能看到二重身用那双悲伤的眼睛注视着他。他们二人都不属于这里。他们二人都不能被信任。克拉克伸出一只手。另一个他爬到床上,他们蜷缩在一起,听父母争执下去。


8

*本章原文里使用了he来指代复制出来的Clark,结合剧情我认为应该修改对copy的译法,所以变成了复制品。【想不出更能表现Clark本体态度转变的词了QAQ】


晚饭后克洛伊来拜访。复制品不需要进食,他再也没上桌吃过饭了,桌子上又变回只有三副餐具了。

克拉克带着他的甜点到门廊上,说:“要尝点吗?”

“不。你怎么能在这吃冰淇淋?你连件外套都没穿。”

“我长得结实又有男子气概,寒冷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她用鼻子哼了一声。他意识到他想念她。他们坐在阶梯上,她偷吃了一勺他的冰激淋,缩成一团靠在他身旁取暖。

“穆拉喀米先生损失惨重,”她说,“这个星期他又丢了两只美洲驼。”

“我正吃着东西呢。”(I'm trying to eat here.直译好像有点前言不搭后语,不确定)

“就,噗一下,全没了。这次连个脚趾甲都没留下。”

克拉克用勺子刮擦瓷碗,弄出响声,试图淹没她的声音。

“我带着手电筒和相机,你要加入穆德和史考莉*行动吗”

(*是电视剧X档案的两位主角,他们隶属于一个秘密政府部门,负责收集和调查关于超自然和外星人的资料和事件。穆德坚信外星人的存在并且一直在寻找证据,行事冲动,调查过程中经常违反规定;史考莉则非常理性且遵守章程,只相信科学,常常否认穆德的观点。)

他总是要扮演史考莉的角色。克洛伊轻松越过通向穆拉喀米先生财产的门,克拉克却退缩了,来回晃着手电筒在马路上上下下。“克洛伊,要是我们被逮到了怎么办?”

“我们不会被抓到的,”她说,“况且,这完全不要紧。我告诉过他我可能会来这看看。他说不定正等着我呢。”

克拉克对此相当怀疑。

驼舍的门上高处有一个结构复杂的门闩,只能由人类打开,或者长着一对拇指的外星人也行。他探头进去,小美洲驼们斜着眼睛望他,耳朵轻轻转动。对于那个偷走了它们伙伴的小偷,它们没什么线索可说。门上没有强行闯入的痕迹。黑夜里把整个牧场检查一圈比较难,但离马路最近的延伸部分看起来是安全的。排水管流淌着让他脖子直冒汗的荧绿色细流。他没有向克洛伊指出这一点。

他们回到车上。“现在我们就等着吧,”她说,打开一保温瓶的咖啡。

“我们不离开吗?”

“不离开,要么这个小偷强壮到能搬动一整头美洲驼,要么是就地吃掉,不管哪种,到了早上穆拉喀米先生的美洲驼总是会少掉。”

“为什么是美洲驼?”克拉克好奇道。

“维他命E含量高。”

“你在瞎说。”

“对。”

他们安静地坐在那盯着穆拉喀米先生的农场。她边喝咖啡边在一本小毛毡笔记本上写些什么。他好奇他的二重身现在在做什么。大概在外面拯救世界。另一个克拉克用不着上学或者做家务或者假装普通,克拉克嫉妒这一点。在他们与现实分离的生活中,克拉克拥有家人和朋友,而他的二重身拥有自由。

“我爸觉得我需要去看心理医生。”克洛伊突然说。

怎么回答这句话都不对。他只是发出一些含糊的声音。

“因为我妈,”她说,“因为她就这么疯了。不是说他担心我也疯掉什么的,他只是觉得我应该和别人谈谈这事儿。但是我们负担不起,所以我只能努力让自己理智一点。这比我想象的要难多了。我预测所想到或者感受到的所有事情,就好像我身体里藏了个疯子,我害怕一旦我生气、伤心或者恐惧,我就会把她放出来。我总是在想,这是我还是那个疯女孩?”

他完全懂她的感受。每次他不得不打倒身体里的那个外星人,他总会好奇他究竟是一个幻想着自己是人的怪物,还是一个幻想着自己是怪物的人。他想告诉克洛伊他理解她,但是他不能。她会向他追问,给他机会坦白,然后在他被迫撒谎的时候怨恨他。

“我想每个人都有这么觉得的时候。”他只好这么说。

“我有个计划,”她说,“变疯可不是其中一部分。”

“你没有疯,好吧?我知道这一点。”

她用围巾把脸藏起来,转了转眼睛,“我在大半夜把你拉来盯梢美洲驼小偷。”

“这样我才知道一切还好,”他说,“要是你能加入学校年报,我才会开始担心。”

“我才不会加入年报呢。”


                                                                                                                     

我终于想起来这篇翻译了……

会尽快翻完……嗯……尽快……

热度 3
时间 2018.07.06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