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水仙】Forged伪造(授权翻译)5-6

前两天刚刚获得授权【忽然兴奋的患者.jpg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309?view_adult=true

作者:Punk

分级:成人级(M)

警告:无

原作:超人前传(Smallville)

配对:克拉克 肯特/克拉克 肯特(男/男)

Summary:好像克拉克之前没有身份问题似的。

目前进度:6/10


5

冒牌货第二天早上还没回来,克拉克试着不去上学。

“我不能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如果在我该呆在学校的时候,它被看见在小镇里晃悠呢?我最好呆在家里。”

“那如果它去了学校,开始和你的朋友们聊天,而你就坐在这看盖里甘之岛*⑧的重播呢?”

妈太狡猾了。他只好去学校。再说,他晚些时候还有足球训练。没有人奇怪地看着他,或者说些“你刚才不是在体育馆吗?”“你会为刚才对我女朋友所说的话付出代价的,肯特”之类的话,所以他认为他的二重身没有到处游荡,光明正大地冒充他。

西班牙语课糟透了,英语课上的考试范围是他还没读的一本书。在他正在笔记本上乱涂乱画的时候,微积分老师点了他的名,不过他知道答案,这确确实实惊到她了。玛莎一直对他不怎么严厉,所以一定是他的外星脑袋。他想知道微积分是不是在氪星上也一样。他有十根手指,所以除非他的族人们对大拇指有什么奇怪的想法,他们大概也有基础的十进制,但是也许他们能以四维方式思考,或者五维。他永远不会知道了。想着这些总引起他的思乡之情和一点愤怒。他避开管理部门,躲进火炬报*⑨的办公室。

克洛伊*⑩正在电脑前抖个不停,喝着咖啡自言自语,边浏览网页便把自己的头发扭成一股股脏辫。“嘿,克拉克。”

“嗨。”他把自己摔进沙发里。

“你听说了吗?穆拉喀米先生的几只获奖小美洲驼丢了。罪犯没留下任何线索,除了绿色汁液的痕迹和一些毛发。我猜美洲驼们成了夜宵了。除非有人给它们剃了毛,然后别的什么在之后把它们吃掉了。但这看起来不太可能。”

“小美洲驼。”他重复到。

“是的,而且,接着是小鸡们接连消失,主要围绕在火口湖*⑪区域,甚至几只猪也从它们的猪舍里……不见了……”

“猪圈,”他说。

"——根据饲料店的人说的。所以看起来这是某种饥饿的变异人,也许不止一个。不是这样就是一头像恐龙或者鲸鱼一样的食肉动物。你怎么看?"

“小镇里有鲸鱼?”可能是那个冒牌货在外面吃美洲驼,这就是为什么它不饿。

“你真的在听我讲话吗?”

也许她没说鲸鱼。“美洲驼、猪、鸡。穆拉喀米先生。”

她的头倾向他。“你还好吗?你最近一直表现得很古怪,而我就是要分辨出古怪之事。”她对着面前墙上的新闻简报挥了挥手。

他恐慌起来。“古怪?怎么个古怪法?我是不是说了什么……诡异的话?”

“这句算吗?”

克洛伊基本上是这时候他仅剩的朋友了,甚至这也存疑,要看一周过得怎么样。他欠她一部分事实。“我只是,最近有点不在状态。”

她的嘴巴紧紧的闭着,大概想起了当莱诺尔*⑫在他的身体里时对她说的话。老天啊,他的生活一团糟。如果他没在毁掉它,别的什么人也会,通常顶着他的脸,让一切很难在之后解释。他甚至不能道歉因为那只会让他像个变态。

“好吧,我最近也是。”她咬了咬嘴唇,转回电脑前。“所以,回到出现变异人的事上来。我做了张地图。”


*⑧Gilligan's Island 1964-1967年播出的美国情景喜剧

*⑨Torch 小镇高中校报。剧里莱克斯 卢瑟浏览过这个报纸网站,在现实生活里也的确存在,网址www.smallvilletorch.com 【然而已经无法访问了

以及这句话原文是He ditches government, ducking into the Torch office instead.我觉得自己可能理解有误,求助。

*⑩Chloe Sullivan 克罗伊 苏利文 电视剧中的原创角色,热爱新闻调查,是火炬报的编辑,克拉克最好的朋友。

*⑪Crater Lake 死火山锥顶上的凹陷部分因积水形成的湖泊。美国有个火口湖国家公园,位于俄勒冈州南部。

*⑫Lionel Luthor 莱诺尔 卢瑟,莱克斯 卢瑟的父亲。



6

几天后冒牌货在晚饭时间回来,灰头土脸,看上去诡异地自得其乐。

“你去哪儿了?”妈问道。“我担心得要病了。”

克拉克和他的二重身越过她的头顶交换了个眼神。它是自己跑掉的,不像是处于危险之中。爸咕哝了一声,把烤鸡剩下的那条腿扯下来。

“在这你们不需要我,所以我去找那些需要我的人。”他说。

她看起来想反驳但没有,只是说:“哪里?”

“墨西哥。”

“你在那做什么?”克拉克问。“咨询学习用品的定价?问问人们怎么打发空闲时间?你西班牙语糟透了!”

它对着他们俩皱眉。“也许你听说了,墨西哥城外发生了一场地震,数百人死去。”

神神叨叨的老爸,总是有一肚子丧气话:“你没使用你的能力,是吧?”*⑬

二重身把眼睛紧紧闭上,显然在努力抑制把某些东西砸碎的冲动。克拉克完全明白那种感觉。

“得了,老爸,”克拉克说。“那是场地震。他必须得去帮忙。有谁会注意到呢?”

“那里可能到处是电视台的摄像镜头。要是我们这有人看到了和你长得一样的一个孩子怎么办?”

“那么我一直呆在小镇上就是件好事了,不是吗?被看见在教室里、赛前动员会上匆匆穿过一个巨大的纸圈、在数千人面前赢了一场橄榄球赛。任谁认为自己在墨西哥看见了我,现在都一定觉得自己蠢透了。”克拉克跺脚起飞。

“没错!”他的二重身说,紧跟着他飞起来,他们落在阁楼上。

“他们总是这样!”克拉克抱怨道。

二重身无精打采地靠在窗框上,双臂在胸前交叉。“从爆炸中拯救了一所学校,干得好,但你没让任何人看见你,是吧?哦,克拉克,然而你在这里的时候,帮我抬起一辆拖拉机吧,就在这光天化日下任何人都能看到的地方。”

克拉克凝视着它,这另一个他,这有着他的脸庞和记忆的造物。它理解他。它就是他。

“他们要的太多了,”它说道。“他们觉得我们有个开关,能够控制这些能力,我们的不同之处。他们不想承认这就是我们。莱克斯说古人们——”

“你什么时候和莱克斯谈过了?”他从没想过二重身会去见莱克斯。莱克斯是他的

“我没有。那是几个月之前。你就在那儿。”

“你没去见过他?”

“没有。”它说,但克拉克不相信它。他会撒谎,他总是在关于莱克斯的事情上撒谎。

他冲向城堡(the castle)。

莱克斯坐在他的桌子后面。他的衬衫颜色和他的钛合金笔记本电脑颜色一样,正如同他钢铁般的眼睛。他没起身。“克拉克,有什么我能为你做的吗?”

“没什么,就是,我们很久没聊过天了,是吧?”

“我这几周都没见过你。”莱克斯确认道。他合上一个文件夹,向后靠到椅背上。

“很好。”

“你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现在我在这很好。我们可以出去逛逛。”

莱克斯向他摆出的表情显示莱克斯永远不会做在大街上游荡这种粗野的事。

“水上运动怎么样?”克拉克提议。

“抱歉,克拉克,今天不行。我有工作要做。”

曾经有一段时间莱克斯不会对克拉克说不。那已经过去了很久,但每次莱克斯厌烦他的时候,那些记忆都显得更加鲜明。“也许晚些时候?”

“也许。”莱克斯说。

克拉克离开。孤单而漫无目的。他发觉自己到了大桥(the bridge)。新建的护栏部分最终失去了光泽,但他能分辨出它与其余部分不相称。

栏杆上有一个新的凹痕,而它和克拉克或者莱克斯都没关系。他在这撑起手臂,向下凝视伏流在河床低处的河水,那就像一条昏昏欲睡的蛇。三年前,它深到足以吞噬莱克斯的保时捷。现在一辆自行车也不可能在这丢掉。


*⑬Cue Dad, always ready with a hearty word of discouragement: "You weren't using your powers, were you?"这里的cue和hearty都不知道怎么译……


热度 11
时间 2017.06.29
评论
热度(11)